拉柏多自然与海岸径 ~ 晨曦、退潮Labrador Nature & Coastal Walk ~ Sunrise, Low tide

日期 :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三日 星期五
时间 :清晨 0700 hr

清晨的柏莱雅溪红树小径,几乎没有游客,一片冷清寂静,沿着小径漫步於鸟鸣和虫鸣声,享受着清晨的清新空气。

SONY DSC

清晨的阳光从树丛中照射着寂静的小径,昆虫在绿叶间爬行,鸟儿在红树林中飞翔,松鼠在树斡之间跳跃,整个红树林充满了生气。

SONY DSC

来到了柏莱雅溪红树小径的尽头,橙色的太阳刚升起,挂在两座映水苑公寓的旁边,把整个海面映得一片金黄,不曾在清晨到这里,没有想到景色那么不一样,一边被清晨的阳光映照得金黄,一边却蓝天白云,一样精彩美极了。

沿着原来的拉柏多公园走去,来到一个伸入海中的斜坡,这斜坡原本是海军登陆艇的停泊处,运送海军人员到布拉尼岛海军基地,记得国民服役时,我是海军的文员,几乎每天都从这里进出布拉尼海军基地,每逢下雨或涨潮时,这斜坡就变得非常湿滑像抹上了一层油,滑溜溜,难以步行,使得整个登艇的短短的过程变得有点步步惊心,可能因为这个缘故,也因为它和海连在一起,游人可以从这里走向大海,怕意外发生,这里用铁链给围了起来,但这无法阻止游人跨过铁链走向大海享受那海浪拍岸的乐趣。

SONY DSC
~层层海浪冲刷昔日海军登陆艇停泊的斜坡。~

过了这昔海军登陆艇停泊的斜坡,就看到一座假山叫“龙牙门”,和明朝航海家郑和有段渊源。来到这里,就是原来的拉柏多公园了,公园景物依旧,但往日钓鱼者聚集的海上走道平台,还有了沿山崖而建的走道已经封了起来,不让游人进入,希望这海中平台和崖边走道在不久的将来能重新开放,让钓鱼爱好者有个钓鱼的地方,也让游人能近距离接近大海和崖边沙滩上的生态。SONY DSC
~往日钓鱼者聚集的海上平台走道已经封了起来而部份也已经拆了。~

漫步於绿茸茸寂静的公园,享受这份难得的宁静,海浪拍岸的浪声,不知不觉来到拉柏多自然保护区,在旧炮台之间走动,静听那鸟鸣虫叫合奏的自然交响曲。慢慢的我又走回到柏莱雅溪红树小径,刚好碰上柏莱雅溪和海水退潮。

这时的柏莱雅溪的两岸暴露出来,泥滩中露出的半埋在泥里的大轮胎,还有曝晒於石头上身首异处的鱼尸,一片凌乱,另一边的海,海水也退得老远,露出细细的沙滩,浅浅的海水流动其中,退潮的溪和海另有特别的风彩。

SONY DSC
~退潮的溪边露出半埋在泥里的大轮胎~

SONY DSC

SONY DSC
~曝晒於石头上身首异处的鱼尸~ SONY DSC
~退潮的海露出细细的沙滩和浅浅的海水流动其中~

~*** 相册 Photo Album ~***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